我把自己带当爱成为一种那年的五月最伤是离别习惯丢了

向下

我把自己带当爱成为一种那年的五月最伤是离别习惯丢了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月 03, 2013 4:44 pm

近来的老公总和我要人,说要以前的我。我的火气不打一处来,连珠炮似的回击道:“在婚姻的围城里,建房、生子育子,风风雨雨几十年,我的青春年华早已磨损在艰涩的生活红尘中,应该要人的是我,而不是你吧!”老公“噗哧”一笑:“你以为我在要你的年轻、你的美貌呀!我要的是你当初的温柔、体贴和善解人意,懂吗?” “你是不是感觉我已从一只驯服的小绵羊变为一只凶恶的大灰狼了?如果是,那我就送你一句哲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老公没再说什么走出了家门。 别看自己在老公面前强词夺理,冲老公的话也经常反思自己,感觉几十年来,还真是把自己带丢了。 记得老公刚从教育行业调往财政部门时,缘于离家远,中午只能在单位寄食。那时我们刚建新居,经济拮据,老公不舍得吃食堂,每个中午都是从家带了菜和面,在单位的小电炉上做点剔尖凑合一顿。从一日三餐的团水泥烟囱新建员到午饭的分餐解体,本来就满心伤感的我,每天早上都要早早起来给老公做好中午要带的菜,装在罐头瓶里,心里酸得四处流泪。尤其是将那菜和面用塑料袋装好放上摩托,仿佛老公带走的不是食物,而是我的心。每每那时,我总要偷偷地抹眼泪。于是,期待下班,期待星期七,便是我心中无时不刻的经意。 分餐后的第一个暑假,没有了繁忙的工作,我的心里更是空空荡荡,一天到晚好象就是等老公下班。为了让老公大热天里不上火,放下摩托进得家门,我会准时送上一杯已经凉得正合口的白糖茶水,为老公消暑解累。喝下这杯盛满甜蜜温馨的茶水,我收到老公的谢礼就是一个紧紧的拥杭州seo优化抱。老公开心地说:“少了一份中午的聚餐,却多了一份精神的实惠,值!” 一个红霞满天的傍晚,我照样凉好茶水焦急地等待老公归来,可下班时间已超过了两个小时,总也不见老公的踪影,我急了,将茶水一饮而尽后继续泡好再等,可一杯水又凉了还是没有老公的踪影。饭在等、茶在等、人在等,直到晚上九时,单位小车送回来一个醉醺醺的老公,司机还说:“嫂子别怪王哥,他也是无奈,今晚单位聚会,第一次和大家聚宴,不好推辞,他这人也实在就喝多了!” “放心,我怎么会怪他!放心回去吧!” 司机前脚出门,老公便来了个翻江倒海,好端端的家,瞬间变得怪味熏人。不过,只要人安全回来就好。我为老公擦洗干净,热毛巾一块接一块敷着脑袋,冷茶水一杯挨一杯喂着,四个小时后,老公已经多半个清醒了。 老公看看自己醉后被照顾得体贴入微,一把将我搂在怀里,“你没有生我的气呀?我还以为这下你会和我没完的,哈哈,真是家有贤妻,赛神仙!” 又是一个骄阳似火的日子,老公说单位组织趣味联谊活动,为了让孩子见见世面,他把四岁的儿子也带去了。这一天,家的冷清,是日常里的平方,好想飞上太空推推太阳,让老公和儿子回到自己身边。由往日的等一个人变为了等两个人,心中的焦虑自然是一种熬煎。 太阳下山了,月亮上山了,可老公和儿子没有一丝音信,我给单位打电话,没有反应,除了单位我根本不知再向何处打听。八点、九点……我在焦急中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时辰,从家到院,从院到家,不知走过多少个轮回,直到第二天阳光明媚的早晨,照样没有儿子和老公的人影。我想,这时单位一定快要上班了,速速洗把脸准备启程。刚拿起脸盆,电话铃响了,是老公的声音:“昨天没留神,孩子玩时撞倒暖壶把腿烫伤了,正在医院里医治!”老公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已经泣不成声,满心是话,满心无话,唯一能发泄的就是眼泪。 老公已经感觉到了我的伤、我的痛、我的恨,用急促的声音继续说:“都是我不好,没有看好孩子,医院的事情已经办好了,现在就是让你好好冲我发发火解解恨,然后速速到医院照看孩子!” 我放下电话,脚下像踩着风赶到医院,大夫正在给孩子上药,看着孩子细嫩的皮肤数控改造一下子变得面貌全非,我浑身有种筋栾的感觉,眼泪紧跟着流个不停。老公看我着急难忍,拉我到走廊:“这里没有人,骂我吧!或者打几下更解恨,我知道自己没有尽到责任!” 我紧紧抓住老公的手:“昨天的事情怎么今天才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怕你生气,怕你在忙中添乱呀!” “你不懂我!真的不懂!孩子是我的,也是你的,我的心在流血,你的心也在流血,我为什么要责备你呢?” “懂了!真的懂了!我没看错人,我没看错人!”老公极度愧疚的语气中带着极度的感激。 曾经的事,曾经的人,现在想起来连自己也怀疑是自己所为。今年庙会时,老公请单位同事助兴,酒宴上的主人翁精神、以身作则精神,自然不会免去一次大醉。老公踉踉跄跄坚持着把客人送走,躺在床上便酣声如雷了。我石家庄seo优化讨厌男人在酒场上显现出的无畏和豪放,讨厌酒宴上无所顾忌表现出来的没有修养,一气之下躲在儿子的房间寻找清静。清醒后的老公,对我冷血动物般的所为恨之入骨,我对老公不检点自我痛心疾首,于是一场以酒为导火索的舌战拉开帷幕…… 我清楚得记着那个复习迎考的周六,我因工作忙没能休息。中午下班后因早上没进食而饥肠辘辘,心想今天老公休息在家,回去便能美美饱餐一顿。满心狂喜一路小跑回到家径直闯进厨房,锅是锅火是火,毫无动静。我折身回到房间,老公在床上睡下一尊宁静的雕塑。我扑过去几个惊雷把他从美梦中喊回:“知道吗?今天你休息!你休息!” 老公从床上弹起身:“怎么了?我正在休息!全身心地休息!” “我上班!我上班!” “我知道你上班,这不下班了吗?如何减肥” “老公,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可是早上都没吃饭的!” “我还说你下班后我们一起到饭店里解解餐,这饭不饱肚气饱肚,省钱也省力,好了,这顿午餐算吃过了吧!” 说罢,老公照样又睡了一尊宁静的雕塑。 我没招,只好自己去动手…… 更让老公来气的是,生活中的难以合拍。自从有了红尘,每天早上,我准时在五点钟起床,收拾房间,一切就绪后,便到红尘消遣。这时的老公睡得正香,不过,就是有一点响动就会触动那根睡神经,冲我牢骚大发:“你怎么这样自私?睡觉时间不睡觉起来打扰别人?告诉你,发出一点声音你可别怪我不客气!” 常言道:“一个醉鬼好惹,一个睡鬼难惹”,我知道自己的所为侵害了老公的休息,可就是无法忍耐在床上醒着不起的折磨。宁静中全身心地放逐红尘,那是一天里无与伦比的欣慰与充实,于是,每个早上,我一如侦察兵潜入敌区,神出鬼没、蹑手蹑脚。干活时尽力不出声还能勉强做到,可恨的是那电脑,一开机就开始浅唱低吟,尽管我把喇叭放到最低声音,可来自主机的混杂声就是孙悟空也奈何不能。唱就唱吧,一眼负责红尘,一眼负责老公,文字中的提心吊胆原来也是一种高雅的开心。 携着红尘里的这份欣然,有时尽然就沉醉其中,作者的心作者的情,都随我跳跃的手指在键盘上弹奏出一曲独特的交响。本来就睡得不太踏实的老公,眯缝着眼睛,拖着长长的脸,起身爬上写字台将电源拔掉,又钻进了被窝。 此时的我,满腹的不悦与牢骚都化作一种无畏的动力,从橱房到房间,从房间到橱房,所到之处都会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老公自然耐不住了,坐起来厉声斥责:“你给我出去!你给我出去……” 出去就出去,从此,我每天六点多便来到了学校。这里,真可谓红尘的一个世外桃源,不用有一丝心理负担,随心所欲的放逐,把我玩得其乐融融。 也许是老公感觉到了没有我的打扰也是一种孤寂,这些天来,早上上班走时,总要到单位来看看我、说两句话才肯离去。 每每这时,我的心中也会有一种愧疚从心空划过,我的确对老公少了些许温情、少了些许小鸟依人的娇柔。 站在婚姻的这头眺望婚姻的那头,我真的感觉自己少了的是理解、体贴、温柔、关爱,多了的是冷漠、自私、霸道、凶狠。我把自己带丢了,真的带丢了南京SEO培训!不过,我正在寻找丢失的自己,尤其聆听花香老师的《一碗生日面》,把我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触动得好痛好痛,几年来,我真的没有在老公生日里送上一碗用爱情为原料的生日面,也没能像花香老师笔下的贤妻那样去审视维系在婚姻中的得失。我好感谢花香老师这碗生日面,让我吃得有滋有味,余味无穷! 漫漫人生旅途,能一辈子带好自己不丢一次,实在难保,只是知道丢了还不去找,那才是最大的遗憾和悲哀吧!我想有花香老师这碗生日面奠基,有红尘朋友的热情呵护,找回丢失的我,不会为期太远吧…… 近來的老公總和我要人,說要以前的我。我的火氣不打一處來,連珠炮似的回擊道:“在婚姻的圍城裡,建房、生子育子,風風雨雨幾十年,我的青春年華早已磨損在艱澀的生活紅塵中,應該要人的是我,而不是你吧!”老公“噗哧”一笑:“你以為我在要你的年輕、你的美貌呀!我要的是你當初的溫柔、體貼和善解人意,懂嗎?” “你是不是感覺我已從一隻馴服的小綿羊變為一隻兇惡的大灰狼瞭?如果是,那我就送你一句哲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老公沒再說什麼走出瞭傢門。 別看自己在老公面前強詞奪理,沖老公的話也經常反思自己,感覺幾十年來,還真是把自己帶丟瞭。 記得带着美好入梦老公剛從教育行業調往財政部門時,緣於離傢遠,中午隻能在單位寄食。那時我們剛建新居,經濟拮據,老公不舍得吃食堂,每個中午都是從傢帶瞭菜和面,在單位的小電爐上做點剔尖湊合一頓。從一日三餐的團員到午飯的分餐解體,本來就滿心傷感的我,每天早上都要早早起來給老公做好中午要帶的菜,裝在罐頭瓶裡,心裡酸得四處流淚。尤其是將那菜和面用塑料袋裝好放上摩托,仿佛老公帶走的不是食物,而是我的心。每每那時,我總要偷偷地抹眼淚。於是,期待下班,期待星期七,便是我心中無時不刻的經意。 分餐後的第一個暑假,沒有瞭繁忙的工作,我的心裡更是空空蕩蕩,一天到晚好象就是等老公下班。為瞭讓老公大熱天裡不上火,放下摩托進得傢門,我會準時送上一杯已經涼得正合口的白糖茶水,為老公消暑解累。喝下這杯盛滿甜蜜溫馨的茶水,我收到老公的謝禮就是一個緊緊的擁抱。老公開心地說:“少瞭一份中午的聚餐,卻多瞭一份精神的實惠,值!” 一個紅霞滿天的傍晚,我照樣涼好茶水焦急地等待老公歸來,可下班時間已超過瞭兩個小時,總也不見老公的蹤影,我急瞭,將茶水一飲而盡後繼續泡好再等,可一杯水又涼瞭還是沒有老公的蹤影。飯在等、茶在等、人在等,直到晚上九時,單位小車送春天,是一首直抵心灵的诗回來一個醉醺醺的老公,司機還說:“嫂子別怪王哥,他也是無奈,今晚單位聚會,第一次和大傢聚宴,不好推辭,他這人也實在就喝多瞭!” “放心,我怎麼會怪他!放心回去吧!” 司機前腳出門,老公便來瞭個翻江倒海,好端端的傢,瞬間變得怪味熏人。不過,隻要人安全回來就好。我為老公擦洗幹凈,熱毛巾一塊接一塊敷著腦袋,冷茶水一杯挨一杯喂著,四個小時後,老公已經多半個清醒瞭。 老公看看自己醉後被照顧得體貼入微,一把將我摟在懷裡,“你沒有生我的氣呀?我還以為這下你會和我沒完的,哈哈,真是傢有賢妻,賽神仙!” 又是一個驕陽似火的日子,老公說單位組織趣味聯誼活動,為瞭讓孩子見見世面,他把四歲的兒子也帶去瞭。這一天,傢的冷清,是日常裡的平方,好想飛上太空推推太陽,讓老公和兒子回到自己身邊。由往日的等一個人變為瞭等兩個人,心中的焦慮自然是一種熬煎。 太陽下山瞭,月亮上山瞭,可老公和兒子沒有一絲音信,我給單位打電話,沒有反應,除瞭單位我根本不知再向何處打聽。八點、九點……我在焦急中送走瞭一個又一個時辰,從傢到院,從院到傢,不知走過多少個輪回,直到第二亲爱的,我的天陽光明媚的早晨,照樣沒有兒子和老公的人影。我想,這時單位一定快要上班瞭,速速洗把臉準備啟程。剛拿起臉盆,電話鈴響瞭,是老公的聲音:“昨天沒留神,孩子玩時撞倒暖壺把腿燙傷瞭,正在醫院裡醫治!”老公的話還沒有說完,我已經泣不成聲,滿心是話,滿心無話,唯一能發泄的就是眼淚。 老公已經感覺到瞭我的傷、我的痛、我的恨,用急促的聲音繼續說:“都是我不好,沒有看好孩子,醫院的事情已經辦好瞭,現在就是讓你好好沖我發發火解解恨,然後速速到醫院照看孩子!” 我放下電話,腳下像踩著風趕到醫院,大夫正在給孩子上藥,看著孩子細嫩的皮膚一下子變得面貌全非,我渾身有種筋欒的感覺,眼淚緊跟著流個不停。老公看我著急難忍,拉我到走廊:“這裡沒有人,罵我吧!或者打幾下更解恨,我知道自己沒有盡到責任!” 我緊緊抓住老公的手:“昨天的事情怎麼今天才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 “怕你生氣,怕你在忙中添亂呀!” “你不懂我!真的不懂!孩子是我的,也是你的,我的心在流血,你的心也在流血,我為什麼要責備你呢?” “懂瞭!真的懂瞭!我沒看錯人,我沒看錯人!”老公極度愧疚的語氣中帶著極度的感激。 曾經的事,曾經的人,現在想起來連自己也懷疑是自己所為。今年廟會時,老公請單位同事助興,酒宴上的主人翁精神、以身作則精神,自然不會免去一次大醉。老公踉踉蹌蹌堅持著把客人送走,躺在床上便酣聲如雷瞭。我討厭男人在酒場上顯現出的無畏和豪放,討厭酒宴上無所顧忌表現出來的沒有修養,一氣之下躲在兒子的房間尋找清靜。清醒後的老公,對我冷血動物般的所為恨之入骨,我對老公不檢點自我痛心疾首,於是一場以酒為導火索的舌戰拉開帷幕…… 我清楚得記著那個復習迎考的周六,我因工作忙沒能休息。中午下班後因早上沒進食而饑腸轆给我一个菠萝包轆,心想今天老公休息在傢,回去便能美美飽餐一頓。滿心狂喜一路小跑回到傢徑直闖進廚房,鍋是鍋火是火,毫無動靜。我折身回到房間,老公在床上睡下一尊寧靜的雕塑。我撲過去幾個驚雷把他從美夢中喊回:“知道嗎?今天你休息!你休息!” 老公從床上彈起身:“怎麼瞭?我正在休息!全身心地休息!” “我上班!我上班!” “我知道你上班,這不下班瞭嗎?” “老公,你別揣著明白裝糊塗,我可是早上都沒吃飯的!” “我還說你下班後我們一起到飯店裡解解餐,這飯不飽肚氣飽肚,省錢也省力,好瞭,這頓午餐算吃過瞭吧!” 說罷,老公照樣又睡瞭一尊寧靜的雕塑。 我沒招,隻好自己去動手…… 更讓老公來氣的是,生活中的難以合拍。自從有瞭紅塵,每天早上,我準時在五點鐘起床,收拾房間,一切就緒後,便到紅塵消遣。這時的老公睡得正香,不過,就是有一點響動就會觸動那根睡神經,沖我牢騷大發:“你怎麼這樣自私?睡覺時間不睡覺起來打擾別人?告訴你,發出一點聲音你可別怪我不客氣!” 常言道:“一個醉鬼好惹,一個睡鬼難惹”,我知道自己的所為侵害瞭老公的休息,可就是無法忍耐在床上醒著不起的折磨。寧靜中全身心地放逐紅塵,那是一天裡無與倫比的欣慰與充實,於是,每個早上,我一如偵察兵潛入敵區,神出鬼沒、躡手躡腳。幹活時盡力不出聲還能勉強做到,可恨的是那電腦,一開機就開始淺唱低吟,盡管我把喇叭放到最低聲音,可來自主機的混雜聲就是孫悟空也奈技术员俩姐妹何不能。唱就唱吧,一眼負責紅塵,一眼負責老公,文字中的提心吊膽原來也是一種高雅的開心。 攜著紅塵裡的這份欣然,有時盡然就沉醉其中,作者的心作者的情,都隨我跳躍的手指在鍵盤上彈奏出一曲獨特的交響。本來就睡得不太踏實的老公,瞇縫著眼睛,拖著長長的臉,起身爬上寫字臺將電源拔掉,又鉆進瞭被窩。 此時的我,滿腹的不悅與牢騷都化作一種無畏的動力,從櫥房到房間,從房間到櫥房,所到之處都會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響聲。老公自然耐不住瞭,坐起來厲聲斥責:“你給我出去!你給我出去……” 出去就出去,從此,我每天六點多便來到瞭學校。這裡,真可謂紅塵的一個世外桃源,不用有一絲心理負擔,隨心所欲的放逐,把我玩得其樂融融。 也許是老公感覺到瞭不懂 孩子,沒有我的打擾也是一種孤寂,這些天來,早上上班走時,總要到單位來看看我、說兩句話才肯離去。 每每這時,我的心中也會有一種愧疚從心空劃過,我的確對老公少瞭些許溫情、少瞭些許小鳥依人的嬌柔。 站在婚姻的這頭眺望婚姻的那頭,我真的感覺自己少瞭的是理解、體貼、溫柔、關愛,多瞭的是冷漠、自私、霸道、兇狠。我把自己帶丟瞭,真的帶丟瞭!不過,我正在尋找丟失的自己,尤其聆聽花香老師的《一碗生日面》,把我身體裡的每一根神經都觸動得好痛好痛,幾年來,我真的沒有在老公生日裡送上一碗用愛情為原料的生日面,也沒能像花香老師筆下的賢妻那樣去審視維系在婚姻中的得失。我好感謝花香老師這碗生日面,讓我吃得有滋有味,餘味無窮! 漫漫人生旅途,能一輩子帶好自己不丟一次,實在難保,隻是知道丟瞭還不去找,那才是最大的遺憾和悲哀吧!我想有花香老師這碗生日面奠基,有紅塵朋友的熱情呵護,找回丟失的我,不會為期太遠吧……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98
注册日期 : 13-09-3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wj123.6d7d.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