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摇落让我的生命在你的记忆中流浪梦絮长相思年

向下

那些摇落让我的生命在你的记忆中流浪梦絮长相思年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月 03, 2013 4:44 pm

“你就是盟经常提起的那个羽?”“额,是啊……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我们相视一笑。我作为学生会宣传部部长把一摞稿纸交给他,“我看过你的诗,在敬老院的慰问信里”“敬老院?殷院长……”“嗯,他们说我们学校有个女学生很聪明,经常……”那是我和棠第一次认识。 高中时有伙十分投缘的朋友,女友叫盟,一个很讲义气的女孩儿,个子不高和我差不多,大概因为祖父有少数民族血缘的缘故,她的五官较为明显,看起来比常人多了那么两分分味道。她外表大大咧咧内心细腻,胆子很大又很小——大到学校登台唱当红流行西门子伺服模块歌,小到害怕一个人走住处黑暗的楼梯。后来分到一块儿坐,不知怎的十分投缘,每天不上课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不到半月我俩已经是很铁的朋友。 她南京SEO外包的男友棠是学生会认识的同年级的同学,一个高大阳光的男孩儿鼻梁高直,剑眉英挺,笑起来很窝心的感觉。在众多原因的影响下,加上后桌的况,那个长相帅气但整天说话阴阳怪气然而每每学校班级大小型活动都撑起半边天的“男主持”,我们四人逐渐打成一片。她是我的好友,他是我好友的男友,他是毒舌而本质善良的调皮男孩,我是个性格算温和学习较认真的学生;四人都是学生会成员,常常课余一起为学校的活动工作到很晚,然后一起吃饭,轻松的谈天说地评这论那。每个季度都有不同的活动,那些快乐的工作,将我们那个年龄的心境和热情紧紧粘和在一起。好吧,爆料一点,那时棠健康的个性和那么点对文学的爱好让我对他印象很好,我在后来一段时间里都为此十分自责,因为那时我一度觉得盟和棠后来的分手跟我这不正当的好感很有关系,即使在我今天写出来之前我的日记本都不知道。 那时的棠是体育生,每天很早就得起床锻炼,每当我们三十分钟早读结束去吃早饭,他们早已锻炼了一个半小时热得全身冒烟。我和常常陪了盟绕巨大的操场去找他拿钥匙。虽南京seo顾问 然到现在我和况也没弄清楚T有什么钥匙非得放他身上。一次,照例陪她拿钥匙,棠大概正慢跑完,脱了上衣在做舒展运动,健硕而俊朗的的身材在早晨的阳光下肤色闪着健康的光芒,尤其是腹部的线条微微出汗而显得好看。我没来由下子脸红了。况扯着嗓子喊:“喂!把衣服穿起来你,别教坏了我家小女人!”棠愣愣地一笑,抓起T恤衫便往头上套。我用手肘杵了杵他“说什么呢!”况苦着脸辨道“我是为你好,瞧你脸都红的!……你说你一身家清白的黄花大姑娘,当然没见识过男人的魅力……不然教坏了怎么办。”论不良心思的发散能力,我想那个年级况都是无人能比;盟在一边早已笑的快滚下地去,盟和棠一幅看好戏的表情望着我。我一脚踢过去“你少说一句会死啊!”况装模作样的捂着腿“你还真下得去手啊,亏我对你那么一往情深!”棠意味深长的俯视着我“原来你也会骂人阿……”我不能答话地拉着盟转身走掉。 一次棠去武汉考试,盟说:你不是挺爱书么,汉口那边好多旧书店的,你有什么喜欢的书叫他找找看啦。我心想,是个机会,便列了个书单,交给棠,他扫了一眼,抬起头“怎么都是我没听过的作家?”况嗤了一声,“就你那担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鳎鳎鳎睿辏猓悖洌瘢悖铮恚穑颍铮洌酰悖簦簦洌觯妫洌萏ù锉淦灯鳎郏酰颍欤葶修养,跟她比,不知道的差了去了!”我笑了一声“我也是不知道才想找来看看。”或许是错觉,棠笑地看着我,眼里满是温暖。 后来,我们顺利毕业,我失常发挥顺利进了这所三本,盟进了武昌一所艺校,棠体考失误腰被扭伤进了一所专科学院学建筑,况进了我的临校学播音主i持继续他的长项。 很久没有联系了,偶尔棠来汉,已不是只为看盟。他俩和平分手,都觉着最开始的好感慢慢消失,发现性格上相处着并不是十分快乐。或许还有什么原因吧。一次小聚上,况喝醉了在小店里有些激动,搭着棠的肩膀斜眼指着我说“她不错吧?”我诧异的抬起头来听,棠望了我一眼“不错。”“当初我差点儿就想泡她了!就是怕吓到她学习。唉——”棠竟然急急地道“我也差点儿追她来着!要是她早一点进学生会来!!”然后他俩惺惺相惜地说着又哈哈笑地喝起来。我赧然的看向盟,盟慢饮下一口,“我是早看出来了了。就你傻了吧叽的吧。”我恨恨地看着三个无视我的家伙“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又为耍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簦瘢瘢悖铮恚螅澹铮担矗叮菸浜和局谱鳎郏酰颍欤蓰俩的关系觉得尴尬,便住了口。“说你傻还……当时我俩就没什么感觉了,他一天看你几眼我还不知道!”……高了!都喝高了!! 我看着老照片偶尔为他俩叹息,盟却装作老成的拍拍我的肩膀说“这个年代,雌雄自由择侣的权利这么宽松!既然感觉走了,不如潇洒一点,好的向前走一大疲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簦瘢瘢悖铮恚螅澹铮担矗叮菸浜和居呕郏酰颍欤莠儿呢。”我摇摇头,“可能我想法比较保守。是我的话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放弃,只要值得的话。”是阿,既然能为了最初的好感开始,为什么就不能在这光华而迷乱周遭里不轻言放弃。或许那个不轻言放弃,就是个值得。 后来,没有后来,没有言情该有的后来。关于我们四人的故事,很完整地保留在一季一聚的笑声里。某次聚会阵内“捷报”四起,其他的人也都很是祝福。我想我们这个圈子,同所有有过美好记忆的小团体一样,在渐去渐远的时间里,默契而实在的保留和继续着我们属于那个年代也属于我们将来时间的真和好。 “你就是盟經常提起的那個羽?”“額,是啊……我知道你是誰。”“我也知道你是誰。”我們相視一笑。我作為學生會宣傳部部長把一摞稿紙交給他,“我看過你的詩,在敬老寻夫妻相伴到院的慰問信裡”“敬老院?殷院長……”“嗯,他們說我們學校有個女學生很聰明,經常……”那是我和棠第一次認識。 高中時有夥十分投緣的朋友,女友叫盟,一個很講義氣的女孩兒,個子不高和我差不多,大概因為祖父有少數民族血緣的緣故,她的五官較為明顯,看起來比常人多瞭那麼兩分分味道。她外表大大咧咧內心細膩,膽子很大又很小——大到學校登臺唱當紅流行歌,小到害怕一個人走住處黑暗的樓梯。後來分到一塊兒坐,不知怎的十分投緣,每天不上課便嘰嘰喳喳說個不停,不到半月我倆已經是很鐵的朋友。 她的男友棠是學生會認識的同年級的同學,一個高大陽光的男孩兒鼻梁高直,劍眉英挺,笑起來很窩心的感覺。在眾多原因的影響下,加上後桌的況,那個長相帥氣但整天說話陰陽怪氣然而每每學校班級大小型活動都撐起半邊天的“男主持”,我們四人逐漸打成一片。她是我的好友,他是我好友的男友,他是毒舌而本質善良的調皮男孩,我是個性格算溫和學習較認真的學生;四人都是學生會成員,常常課餘一起為學校的活動工作到很晚,然後一起吃飯,輕松的談天說地評這論那。每個季度都有不同的活動,那些快樂的工作,將我們那個年齡的心境和熱情緊緊粘和在一起。好吧,爆料一點,那時棠健康的個性和那麼點對文學的愛好讓我對他印象很好,我在後來一段時間裡都為此十分自責,因為收拾房子收获心情那時我一度覺得盟和棠後來的分手跟我這不正當的好感很有關系,即使在我今天寫出來之前我的日記本都不知道。 那時的棠是體育生,每天很早就得起床鍛煉,每當我們三十分鐘早讀結束去吃早飯,尘埃的重量他們早已鍛煉瞭一個半小時熱得全身冒煙。我和常常陪瞭盟繞巨大的操場去找他拿鑰匙。雖然到現在我和況也沒弄清楚T有什麼鑰匙非得放他身上。一次,照例陪她拿鑰匙,棠大概正慢跑完,脫瞭上衣在做舒展運動,健碩而俊朗的的身材在早晨的陽光下膚色閃著健康的光芒,尤其是腹部的線條微微出汗而顯得好看。我沒來由下子臉紅瞭。況扯著嗓子喊:“喂!把衣服穿起來你,別教壞瞭我傢小女人!”棠愣愣地一笑,抓起T恤衫便往頭上套。我用手肘杵瞭杵他“說什麼呢!”況苦著臉辨道“我是為你好,瞧你臉都紅的!……你說你一身傢清白的黃花大姑娘,當然沒見識過男人的魅力……不然教壞瞭怎麼辦。”論不良心思的發散能力,我想那個年級況都是無人能比;盟在一邊早已笑的快滾下地去,盟和棠一幅看好戲的表情望著我。我一腳踢過去“你少說一句會死啊!”況裝模作樣的捂著腿“你還真下得去手啊,虧我對你那麼一往情深!”棠意味深長的俯視著我“原來你也會罵人阿……”我不能答話地拉著盟轉身走掉。 一次棠去武漢考試,盟說:你不是挺愛書麼,漢口那邊好多舊書店的,你有什麼喜歡的書叫他找找看啦。我爱暧思念,是心想,是個機會,便列瞭個書單,交給棠,他掃瞭一眼,抬起頭“怎麼都是我沒聽過的作傢?”況嗤瞭一聲,“就你那點修養,跟她比,不知道的差瞭去瞭!”我笑瞭一聲“我也是不知道才想找來看看。”或許是錯覺,棠笑地看著我,眼裡滿是溫暖。 後來,我們順利畢業,我失常發揮順利進瞭這所三本,盟進瞭武昌一所藝校,棠體考失誤腰被扭傷進瞭一所專科學院學建築,況進瞭我的臨校學播音主i持繼續他的長項。 很久沒有聯系瞭,偶今生痛恋,你爾棠來漢,已不是隻為看盟。他倆和平分手,都覺著最開始的好感慢慢消失,發現性格上相處著並不是十分快樂。或許還有什麼原因吧。一次小聚上,況喝醉瞭在小店裡有些激動,搭著棠的肩膀斜眼指著我說“她不錯吧?”我詫異的抬起頭來聽,棠望瞭我一眼“不錯。”“當初我差點兒就想泡她瞭!就是怕嚇到她學習。唉——”棠竟然急急地道“我也差點兒追她來著!要是她早一點進學生會來!!”然後他倆惺惺相惜地說著又哈哈笑地喝起來。我赧然的看向盟,盟慢飲下一口,“我是早看出來瞭瞭。就你傻瞭吧嘰的吧。”我恨恨地看著三個無視我的傢夥“那你怎麼不告訴我!”又為他倆的關系覺得尷尬,便住瞭口。“說你傻還……當時我倆就沒什麼感覺瞭,他一天看你幾眼我還不知道!”……高瞭!都喝高瞭!! 我看著老照片偶爾為他倆嘆息,盟卻裝作老成的拍拍我的肩膀說“這個年代,雌雄自由擇侶的權利這麼寬松!既然感覺走瞭,不如瀟灑一點,好的向前走一大片兒呢。”我搖搖頭,“可能我想法比較保守。是我的話一旦開始,就不會輕易放棄,隻要值得的話。”是阿,既然能為瞭最初的好感開始,為什麼就不能在這光華而迷亂周遭裡不輕言放棄。或許那個不輕言放棄,就是個值得。 後來,沒有後來,沒有言情該有的後來。關於我們四人的故事,很完整地保留在一季一聚的笑聲裡。某次聚會陣內“捷報”四起,其他的人也都很是祝福。我想我們這個圈子,同所有有過美好記憶的小團體一樣,在漸去漸遠的時間裡,默契而實在的保留和繼續著我們屬於那個年代也屬於我們將因为有你來時間的真和好。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98
注册日期 : 13-09-3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wj123.6d7d.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