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聊关于爱的下雨天,我等着你话题馒头情结

向下

和朋友聊关于爱的下雨天,我等着你话题馒头情结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月 03, 2013 4:39 pm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饮食习惯各不相同。在主食快速减肥方面,江南以大米为主,北方则以面食为主,而面食中吃得最多的是馒头。 馒头,也叫馍、馍馍,有的地方叫饽饽,是老百姓的家常便饭。馒头,普普通通,简简单单,与美味佳肴、山珍海味相比,实在太过平凡。但对我来说,那绵软香甜的大白馒头总是充满了诱惑力,几乎天天吃,吃不腻,吃不够,不仅饥饿时爱吃,就是有鸡鸭鱼肉的大宴,有馒头佐餐吃得踏实也更为舒服。这不仅是饮食习惯,也是深深的情结使然。 馒头是北方人的传统食品,历史十分悠久,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记载,在名著《三国演义》中也有记述。相传诸葛亮率兵攻打南蛮,七擒七纵蛮将孟获使至臣服,诸葛亮班师回朝,经过泸水准备渡江时,突然狂风大作,浪击千尺,鬼哭狼嚎,大军无法渡江。此时诸葛亮召来孟获问明原因。原来,两军交战,阵亡将士无法返回故里与家人团聚,故在此江上兴风作浪,阻挠众将士回程。大军若要渡江,必须用49颗蛮军的人头祭江,三菱PLC方可风平浪静。诸葛亮心想:两军交战死伤难免,岂能再杀49条人命?他想到这儿,遂生一计,即命厨子以米面为皮,内包黑牛白羊之肉,捏塑出49颗人头。然后,陈设香案,洒酒祭江。从此,在民间既有了“馒头”的说法,诸葛亮也就成了馒头的创始人。明代郎瑛在其笔记《七修类稿》中记载:“馒头本名蛮头,蛮地以人头祭神,诸葛之征孟获,命以面包肉为人头以祭,谓之‘蛮头’,今讹而为馒头也。”诸葛亮的馒头的馒头,里面是包上牛羊肉馅的,后来被称为包子。包子加工复杂,后人便将馅省去就成了现在的馒头。 在物质生活极其丰富的今天,馒头已是极其平常的食物,但在过去馒头是精粮,是细粮,并不是人人都能经常吃得到的。童年时期的我,生活在六十年代的沂蒙山区农村,那里土地少而且贫瘠,小麦种的很少,村里人年均仅几斤或十几斤麦子,不是逢年过节很少南京seo专家分析吃到白面馒头。平时的主食主要是地瓜、玉米、小米、高粱等做的煎饼或窝头,碰上收成不好的年景,吃糠咽菜也是常有的。记得有年冬天,邻家老爷爷身患重病在床,临终前家人问他想吃点什么,老人有气无力的说了俩字:“馍馍”。可那时候谁家都没有现成的面粉,家人含东莞SEO外包着泪求我母亲帮忙,找了好几家才凑了一瓢面,没等面发好老人就咽了气。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撞击很大,几十年过去了仍难以忘却。在儿时的心目中,馒头是不寻常的食品,也是自己的奢望和最爱。七十年代后,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小麦产量提高了,吃馒头的机会多了些,但仅限于节日或招待客人,而且家庭中极少做馒头,主要是麦子少不舍得用那么多面粉。后来村里有了加工馒头的作坊,可以拿麦子换,过节或有客人时,换个几个馒头很是方便,但敞开肚皮吃个够是不可能的,只能偶尔解解馋而已。上初中开始就有走出山沟,出去当兵或当工人的强烈愿望,可并不是有什么远大理想和志向,只是盼着能吃上“国库粮”有白面大米吃,虽然显得有些没出息,但也是现实的。后来如愿以偿,七十年代中学毕业后在一个工厂参加了工作,每月定量三十六斤粮票中有一半是细粮(面粉),虽然不太够吃,但已经相当满足了,还经常省下细粮票买出馒头带回家孝敬父母。那时和山区的村民相比,能吃上白面馒头是很荣耀的事。 过去山区老家人吃馒头稀罕,但春节是个例外。腊月里办年货要做许多干粮,白面馒头蒸的少但是滑模移模烟囱新建施工非常重视,都要提前磨好面备着,等过了腊月二十五便开始蒸。因为春节的馒头不仅是为了过年食用和待客,还要祭祀祖宗神灵,也是走亲访友的主要礼品,因此马虎不得。蒸馒头也是技术活,因平时蒸的少又缺乏经验,要蒸出不酸不碱、形色俱佳的馒头,很多家庭都要请岁数大或有经验的人指点才行。小时候营养不足,嘴也特馋,从母亲和面发面开始,就有些急不可耐,馒头一下锅就围着锅台打转转,等热气腾腾的馒头出锅,吃是一口别提多美了,现在想起来还口有余香。近年老家人的生活已得到了极大提高,馒头也早就成了普通主食,馒头当礼品已成了往事,而五谷杂粮却成了受欢迎的特色食品了,这是巨大而可喜的变化。 现在经济条件好了,日常面食也非常丰富,水饺、面条、馅饼、油条减肥食谱等想吃就吃,也的确好吃,但居家过日子不能顿顿吃,一是制作复杂,二来添加大量肉菜油盐和调料等,既不经济,吃多了也油腻。唯有馒头既便于加工,又清爽纯粹,不失本色,特别那淡淡的甜味,浓浓的麦香,淳厚的口感,令人百吃不厌。常言道:“家中有粮,心中不慌。”我想,无论财富多少,不管天下发生什么事,有馒头吃就是福分,有馒头相伴,平凡的日子也会过的殷实。 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飲食習慣各不相同。在主食方面,江南以大米為主,北方則以面食為主,而面食中吃得最多的是饅頭。 饅頭,也叫饃、饃饃,有的地方叫餑餑,是老百姓的傢常便飯。饅頭,普普通通,簡簡單單,與美味佳肴、山珍海味相比,實在太過平凡。但對我來說,那綿軟香甜的大白饅頭總是充滿瞭誘惑力,幾乎有人认此生不天天吃,吃不膩,吃不夠,不僅饑餓時愛吃,就是有雞鴨魚肉的大宴,有饅頭佐餐吃得踏實也更為舒服。這不僅是飲食習慣,也是深深的情結使然。 饅頭是北方人的傳統食品,歷史十分悠久,在春秋戰國時期就有記載,在名著《三國演義》中也有記述。相傳諸葛亮率兵攻打南蠻,七擒七縱蠻將孟獲使至臣服,諸葛亮班師回朝,經過瀘水準備渡江時,突然狂風大作,浪擊千尺,鬼哭狼嚎,大軍無法渡江。此時諸葛亮召來孟獲問明原因。原來,兩軍交戰,陣亡將士無法返回故裡與傢人團聚,故在此江上興風作浪,阻撓生命的格调眾將士回程。大軍若要渡江,必須用49顆蠻軍的人頭祭江,方可風平浪靜。諸葛亮心想:兩軍交戰死傷難免,豈能再殺49條人命?他想到這兒,遂生一計,即命廚子以米面為皮,內包黑牛白羊之肉,捏塑出49顆人頭。然後,陳設香案,灑酒祭江。從此,在民間既有瞭“饅頭”的說法,諸葛亮也就成瞭饅頭的創始人。明代郎瑛在其筆記《七修類稿》中記載:“饅頭本名蠻頭,蠻地以人頭祭神,諸葛之征孟獲,命以面包肉為人頭以祭,謂之‘蠻頭’,今訛而為饅頭也。”諸葛亮的饅頭的饅頭,裡面是包上牛羊肉餡的,後來被稱為包子。包子加工復雜,後人便將餡省去就成瞭現在的饅頭。 在物質生活極其豐富的今天,饅頭已是極其平常的食物,但在過去饅頭是精糧,是細糧,並不是人人都能經常吃得到的。童年時期的我,生活在六十年代的沂蒙山區農村,那裡土地少而且貧瘠,小麥種的很少,村裡人年均僅幾斤或十幾斤麥子,不是逢年過節很少吃到白面饅頭。平時的主食主要是地瓜、玉米、小米、高粱等做的煎餅或窩頭,碰上收成不好的年景,吃糠咽菜也是常有的。記得有年冬天,鄰傢老爺爺身患重病在床,臨終前傢再见,2012人問他想吃點什麼,老人有氣無力的說瞭倆字:“饃饃”。可那時候誰傢都沒有現成的面粉,傢人含著淚求我母親幫忙,找瞭好幾傢才湊瞭一瓢面,沒等面發好老人就咽瞭氣。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靈中撞擊很大,幾十年過去瞭仍難以忘卻。在兒時的心目中,饅頭是不尋常的食品,也是自己的奢望和最愛。七十年代後,隨著農業生產的發展,小麥產量提高瞭,吃饅我的理想鱼儿頭的機會多瞭些,但僅限於節日或招待客人,而且傢庭中極少做饅頭,主要是麥子少不舍得用那麼多面粉。後來村裡有瞭加工饅頭的作坊,可以拿麥子換,過節或有客人時,換個幾個饅頭很是方便,但敞開肚皮吃個夠是不可能的,隻能偶爾解解饞而已。上初中開始就有走出山溝,出去當兵或當工人的強烈願望,可並不是有什麼遠大理想和志向,隻是盼著能吃上“國庫糧”有白面大米吃,雖然顯得有些沒出息,但也是現實的。後來如願以償,七十年代中學畢業後在一個工廠參加瞭工作,每月定亲爱的,请原量三十六斤糧票中有一半是細糧(面粉),雖然不太夠吃,但已經相當滿足瞭,還經常省下細糧票買出饅頭帶回傢孝敬父母。那時和山區的村民相比,能吃上白面饅頭是很榮耀的事。 過去山區老傢人吃饅頭稀罕,但春節是個例外。臘月裡辦年貨要做許多幹糧,白面饅頭蒸的少但是非常重視,都要提前磨好面備著,等過瞭臘月二十五便開始蒸。因為春節的饅頭不僅是為瞭過年食用和待客,還要祭祀祖宗神靈,也是走親訪友的主要禮品,因此馬虎不得。蒸饅頭也是技術活,因平時蒸的少又缺乏經驗,要蒸出不酸不堿、形色俱佳的饅頭,很多傢庭都要請歲數大或有經驗的人指點才行。小時候營養不足,嘴也特饞,從母親和面發面開始,就有些急不可耐,饅頭一下鍋就圍著鍋臺打轉轉,等熱氣騰騰的饅頭出鍋,吃是一口別提多美瞭,現在想起來還口有餘香。近年老傢人的生活已得到瞭極大提高,饅頭也早就成瞭普通主食,饅頭當禮品已成瞭往事,而五谷雜糧卻成瞭受歡迎的特色食品瞭,這是巨大而可喜的變化。 現在經濟條件好瞭,日常面食也非常豐富,水餃、面條、餡餅、油條等想吃就吃,也的確好吃,但居傢過日子不能頓頓吃,一是制作復雜,二來添加大量肉菜油鹽和調料等,既不經濟,吃多瞭也油膩。唯有饅頭既便於加工,又清爽純粹,不失本色,特別那淡淡的甜味,濃濃的麥香,淳厚的口感,令人百吃不厭。常言道:“傢中有糧,心中不慌。”我想,無論財富多少,不管天下發生什麼事,有饅頭吃就是福分,有饅頭相伴,平凡的日子也會過的殷實。在人间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98
注册日期 : 13-09-3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wj123.6d7d.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